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大道朝天 第十九章小明的脚步声

本章节来自于 大道朝天 http://www.aq556677.com/142/142649/
    饺子就酒,越喝越有。

    麻烦这种东西,则是越躲越有。

    当年赵腊月要杀王小明,井九没有同意,于是现在这个麻烦便落到了他的头上。

    青儿的叹息明显是在嘲笑他,他自然不会接话,转而问道:“你为什么要偷这面镜子?”

    镜子自然是青天鉴,这话自然是在问童颜。

    童颜把当时的事情说了一遍。

    井九这才知道白真人已经知晓青天鉴的变化,想用冰封的手段让青儿魂飞魄散。

    他摇头说道:“掌握不了的都要抹灭,这倒确实像中州派的行事。不过你也是中州派弟子,为何会救她?”

    童颜说道:“她将会成为天宝真灵,那就是真的生命,听说这还是你告诉她的。”

    井九嗯了一声。

    童颜面无表情说道:“既然她是活人,便可被视为中州派弟子,岂能被随意处死?”

    这句话很有道理,问题在于,对宗派的整体利益而言,道理向来不怎么重要。

    当年太平真人与他带着柳词与元骑鲸横扫青山诸峰,凭的可不是什么道理,也没有问过那些道理。

    泰炉真人不服,直到最后依然不肯投降,才会时至今日仍然被关在剑狱里,承受阴寒侵身之苦,始终不得解脱。

    想着那位双手染满同门鲜血,却坚持认为自己有道理的混账师叔,井九摇了摇头。

    童颜误会了他的意思,说道:“棋道,追求的是黑白分明。”

    井九想起了腊月的眼睛,沉默了会儿,接着问道:“棋道讲究谋定后动,你也擅长,为何手段如此粗糙?”

    那天在地脉深处,童颜听青儿说完后,想都没想,背起青天鉴就离开了,确实不能算是偷,应该是明抢。

    “她当时很虚弱,已经要死了,没有时间让我想。”

    童颜平静说道:“而且我以前想的太多,算的太多,却始终越不过你,走另外一条道路,或者反而有些机会。”

    井九说道:“直觉也是计算,只不过略去了中间过程,出来的结果或者不够精确,但大方向不会有错。”

    童颜说道:“那你为何会来冷山,难道是因为你算到了什么?”

    井九说道:“我来磨剑。”

    童颜不懂他的意思,看了眼一直静静悬浮在半空里的宇宙锋,心想如此好剑还需要磨什么?

    井九看了看青天鉴,没有说什么。

    离开青山后他去了很多地方,大泽、矿山、朝歌城,就是为了寻找完美的磨剑石。

    他从来没有想过用青天鉴磨剑,没想到最后兜兜转转居然还是遇到了它。

    直到这时,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在寻找的就是它。

    用青儿的话来说,这就是缘份?

    想着这些事情,他抬起手来,很自然地摸了摸青儿的头。

    童颜挑眉说道:“这是吾派真灵,还请道友尊重些。”

    青儿觉得有些痒,飞到童颜身后躲着,探出小脸,嘻嘻笑着说道:“是啊是啊,要摸去摸你的小早儿去。”

    童颜的眉挑的更高,显得更浓,但明显没有因此而高兴。

    “我歇会儿。”

    井九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枯死的树林里寒风呼啸,灰暗的天空里飞着几只木鸟,那明显是玄阴教的法器。

    这片冷山荒原里散布着数百名玄阴教徒,地底与地表到处都是阵法与火网,对方随时可能会找到这里。

    童颜与青儿对视一眼,心想这人心真大啊。

    ……

    ……

    崖壁上的红色很深沉,不像血,更像是某种涂料。

    因为温度太高,风都是燥的,所以向山脉里伸去很远的峡谷并没有什么幽深的感觉。

    峡谷里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棱角锋利的红石,滚烫至极,如果有人把生鸡蛋在上面打碎,只需要数息时间便能得到一个完美的单面煎。

    数名玄阴教徒跪在地上,手与膝盖都被被石块割破了,流出的血被烫成了烟雾,散发着难闻的焦糊味道。

    “属下无能,请教主惩罚。”

    他们根本不敢起来,对着前方那道身影不停地磕头,不顾额头也会被烫伤。

    在死亡的恐惧面前,疼痛这种感觉没有存在的资格。

    那人转过身来,皮靴碾压着石块,碎成红色的粉末。

    “用了这么长时间都没能找到他们,还死了三名弟子……死的人呢?”

    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与周遭炽热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照。

    有教徒从峡谷外抬着三具尸体进来,正是被井九杀死的那三名玄阴教徒。

    那人慢慢走到三具尸体前,然后缓缓蹲下,身后的地面上留着一道浅沟。

    这位自称明王的玄阴教主还很年轻,脸上也没有什么情绪,冷漠至极,眼睛深处却仿佛有一团野火。

    当年柳十岁叛出青山之前,曾经用血魔教的魔功重伤简若云,当时他的眼里也有类似的野火。

    “随意出剑杀人,事后不用剑火焚尸,毫不掩饰……青山剑修果然还是这般嚣张。”

    明王看着那三具尸首的断颈处,感受着其间的锋利意味,眼底深处的野火越来越盛。

    施丰臣自杀之后,他便离开了朝歌城,一路跳崖遇宝,进山得缘,终于修成一身惊天魔功。

    待逐走苏子叶、掌权玄阴宗后,他重新祭炼了烈阳幡,更是成为了邪道的一位大人物。

    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杀死井九与赵腊月,自然对青山剑意进行过深入的了解。

    高崖忽然从峡谷深处走了出来,对着他躬身行礼,始终不肯起身。

    明王微微挑眉,举手示意教众散开。

    高崖起身苦劝道:“中州派还好说,童颜毕竟是个弃徒,可居然又来了位青山弟子……还请教主三思。”

    玄阴教现在势力渐盛,尤其是在烈阳幡被重新祭炼后,更是让教中某些老人有了些梦回当年的感觉,可如果同时得罪青山宗与中州派这两大正道领袖……那还是找死的节奏。

    明王面无表情说道:“既然是青山弟子,那就更要杀死,谁也不要劝我。”

    高崖脸色有些难看,低声说道:“教主,您回祖坛时间尚短,有些事情可能您不是太清楚,三百年前老祖……”

    嗡的一声,峡谷里热浪蒸腾。

    明王感应到烈阳幡上传来的感觉,挑眉望向峡谷外,心想来的究竟是哪位青山剑修,居然触着幡火还没死?

    ……

    ……

    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了。

    玄阴教加强了搜索的力度,阵法也逐渐缩小范围,已经有数组弟子来到了这片树林的四周。

    青天鉴释出的幻境,远没有里面的幻境那般真实,可以瞒过普通修行者,却没有办法瞒过真正的强者。

    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青天鉴必然会被发现。

    童颜看了青儿一眼,用眼神询问自己二人是不是应该先行离开。

    井九喜欢睡觉就在这里继续睡好了,还可以顺便吸引玄阴教的视线。

    青儿看了井九一眼,有些犹豫。

    也许是刚好,井九就醒了过来,无数道淡淡剑意自身下地底溢出,回到他的身体里,让衣袂轻飘。

    他自然不是真的在睡觉,而是在用剑意感知、计算玄阴教的阵法、确定地底那些异火的位置。

    一天一夜的时间,他的剑意已经搜索完毕百余里方圆地底的情形,有了大致的判断。

    他看了青儿一眼。

    青儿明白了他的意思,回到了青天鉴里。

    童颜把青天鉴背到身后。

    嗡的一声。

    树林里起了一阵风。

    玄阴教徒们感觉到了动静,纷纷掠至林间,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就连那株两片叶子的野草也消失了。

    地面只有一个洞,幽深难测,不知通往何处。

    ……

    ……

    荒原北方,依然是冷山的范围,只是这里的气候更加寒冷。

    数座非常雄伟的雪山拦在前面,挡住了通往雪原的道路。

    雪山前方的冰雪忽然隆起,然后炸开。

    井九与童颜从里面飞了出来。

    这里离雪原已经很近。

    井九相信玄阴教徒不敢来这里,因为就连他都不想、或者说不敢来这里。

    童颜背着青天鉴,浑身是土,看了井九一眼,有些佩服。

    井九挖洞的本事果然厉害,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再坚硬的岩石在他身前也是即刻便化。

    更令他感到佩服的是,井九居然把地底火脉与烈阳幡的阵法结构完全记了下来。

    地底火脉复杂至极,如迷宫一般,他们在其间穿行了很长时间,竟是一次都没有遇到那些火焰。

    看着眼前那座大雪山,井九毫不犹豫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童颜觉得他的转身有些生硬,稍觉奇怪,但还是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他们忽然听到了一道脚步声。

    井九与童颜停下了脚步。

    那道脚步声却还在身后。

    童颜转身望向那座大雪山。

    那道脚步声便是来自雪山上方。

    声音有些独特。

    咔……擦。

    咔……擦。

    前一个声音是正常的靴底踩碎冰雪,后一个声音却像是扫帚在雪地上拖行。

    片刻后,童颜看到了雪山上的那道身影。

    相隔数里之遥,依然能够看到,那个人的步姿有些怪异,似是跛的。

    那道声音,便是他的右脚在雪地上拖行。

    正是那位年轻的玄阴教主。

    他慢慢走到崖畔,居高临下看着他们两个人,说道:“我为你们准备的通道走的可还舒服?”

    童颜心情微冷,原来井九能带着自己逃离玄阴教的阵法,本就是对方的安排。

    对方一直在这里,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这自然要比在荒原冷山里四处搜寻他们来得轻松。

    “那你呢?”

    井九看着雪山上的他,问道:“别人为你准备的人生过的可还如意?”

    听到这句话,年轻的玄阴教主神情骤变。

    离开朝歌城的二十三年里,他经历了太多的奇遇,比修行界最出名好运的何霑经历还要夸张,不管做什么似乎都能随时拣到一些功法与晶石,所以他的修行道路非常顺利,从来不需要担心丹药、晶石不够,或者说功法品阶太低的问题。

    无论怎么看,这都有问题。

    但他不敢深思,因为他害怕一旦触及真相,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被安排这些事情的人夺走,重新变得一无所有。

    他只能用仇恨与境界提升来麻醉自己,同时用那句话安慰自己。

    我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就算真有那天,我也要逆天改命,折断那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

    重新祭炼烈阳幡成功之后,他的焦虑与隐忧便不再像以往那般强烈,但也深知还远没有到抵达真相、揭露真相、战胜真相的那一天。因为就连祭炼烈阳幡的秘法他也是拣到的……

    谁能想到,今天他却听到了这样一句话,直接被人揭穿了真相。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没有穿衣服的小孩子,**的站在雪山里,好生寒冷。

    哪里有什么明王……你还是王小明。

    ……

    ……

    (据说今天是一八年最后一个工作日,祝大家假日愉快,适量饮酒,过如意而不被安排好的人生。可惜我们没有假日,明天后天还是会更新的,大后天元旦休息一天吧,后天晚上喝酒的时候可以放松些~) (梨树文学http://www.aq556677.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猫腻的小说大道朝天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大道朝天最新章节大道朝天全文阅读大道朝天5200大道朝天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猫腻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梨树文学
99棋牌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极速赛车能不能赚钱 PC蛋蛋机器人 江苏快三质合走势图 上海11选5计划 山东11选5计划 极速赛车登陆 上海11选5走势 上海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