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5Chapter43

本章节来自于 今天的我依旧没有分手 http://www.aq556677.com/145/145889/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夏梦对钱真正有概念, 是在还钱之后捉襟见肘到买不起饭吃的时候, 有时候端着盘子对着里面的餐点咽口水, 差一点没忍住就想偷吃了。

    同舍的女孩们同情她, 时不时就分点零食给她。

    夏梦实在憋不住, 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明明是她诉苦, 大家却都很有吐槽欲, 一概叽叽喳喳围上来,你一句我一句地说陆可人坏话。

    “她就是这样的, 看起来有求必应, 其实绵里藏刀。咱们工资低, 花销多, 起初跟她借钱的挺多的,后来发现她利息奇高后就都不敢了。”

    “欠的多的没办法,只好留下来跟她打工, 哪里赶跑啊, 她那个大叔是道上的,不想被揍就乖乖给她干活吧。”

    “你的钱也快点还了,不然利滚利,没过几个月本金就翻一番了, 到时候她跟你打新欠条, 你这辈子都卖给她, 这儿根本是个黑店!”

    夏梦苦着脸, 问:“你们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大家都噤声, 有人说:“你也没问过我们啊。”

    纷纷附和:“就是啊, 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呢?”

    “平时看你花钱那么爽,以为你家还是很有钱的。”

    有钱谁来这种地方打工?

    放在以前,夏梦必定跳起来跟人争吵了,这么明显的破绽,这么明显的袖手旁观,他们摆明了是把她当傻子看。

    可夏梦现在不会了,人会在挫折中成长,夏梦已经渐渐明白,离开了家,就是一棵无根的浮萍,是要依靠自己去寻找一片水域的。

    夏梦靠着床头,轻叹口气。

    大家仍旧讨论不休,话题也开始从陆可人放贷这事,渐渐偏移到另一件。

    有人说:“我发现可人姐还有点其他生意呢,不过也不敢打包票地说,只是我不小心撞见的。”

    她很小心地望了望四周,起身去把门关了,回来的时候说:“以前女孩儿跟我一个宿舍,后来就出去了。”

    “去哪了?”

    “她长得可漂亮,多少人追她,我看见她被好车接走,好几次呢,每次都是不同的车。”

    有别的人插嘴:“我也听说过,有次厨房的人聚一块儿,说可人姐没良心,成天拉皮条。”

    夏梦少不经事,傻愣愣地问:“什么是拉皮条?”

    可惜没人告诉她,都是一脸讳莫如深的笑。

    不说也知道不是好词儿,夏梦将头枕在手背上,也沉默了。

    夏梦与过去的唯一联系,是表妹夏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每次打电话给她,她都很高兴,一遍遍问:“姐姐你去吃烤鸭了吗?”

    可是最近一次,她话说得很慢,又很吃力,夏梦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的时候,她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姐,有件事儿想告诉你。”

    夏梦心一颤:“你是不是把我的事告诉他们了?”

    夏雪连忙说:“没有没有,你跟我说不许说的,我才不告诉他们呢。就是,额,前几天姑姑不小心摔倒了,有条腿骨折了,现在在家休息呢。”

    夏梦也说不好自己是什么感觉,有心疼吧,也有解气,痛与恨的感觉交织在一起,她于矛盾里狠狠咬了下手。

    夏梦不知带着怎样的一份感情来问夏雪:“她怎么突然就摔了。”

    夏雪说:“具体我也不清楚啊,姑姑不是一直身体就不好吗,有眩晕症,又爱喝酒,那天好像就是喝醉了闹的。”

    夏梦听见心里有处裂开的声音,自己都嘲笑自己,她怎么会在刚刚那一瞬有过不切实际的想象,觉得夏美娟是因为找自己才摔倒的呢。

    夏雪说:“姐,你怎么不说话了,我就说不想告诉你,怕你着急会回来……可是不说,我又觉得过意不去,万一你想知道呢。”

    夏梦回神,问:“你怎么会不想告诉我,还怕我回来呢?”

    夏雪说:“姑姑她老打你,我觉得你还是在外面的好。”

    看,连小小年纪的夏雪都这么说,世界于她就是这么残酷。

    夏梦挂了电话,这天夜里却久久不能入眠。她在窄窄的床上辗转反侧,明明工作到深夜已经累得精疲力尽,眼皮却死撑着怎么都不愿闭上。

    她终于妥协,披上外套下了床,走到阳台打电话。那个号码不是刻意记住的,却在年复一年的熟悉里变成了烙印在血液里的记忆。

    “嘟……嘟……嘟……”

    一声接着一声如催促的号角,夏梦每一秒钟都紧张一点,直到对面接起电话,她整个人都绷得紧紧,头皮一阵发麻。

    “喂?”夏美娟的声音清晰又熟悉,在静谧的夜里,响得如划破天际的惊雷:“谁啊,这么晚来电话……说话啊,到底谁啊,再不说我——”

    夏梦挂了电话,死死抓着手机,捂在怦怦乱跳的胸口,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为什么想打这通电话早就忘了,只想此刻一个人痛痛快快哭一场。

    家里的生活并非是地狱,外面的世界也并不是天堂。

    可是她卡在一个很难的境地,回去的话,便是退回到曾经的轨道,她不想;呆在这里,又不知道前路在何方,她害怕。

    生活还是要继续,早上的太阳升起,夏梦又是那个背债的打工仔。一天工作超过十二个小时,疲于应付一个接一个的客人。

    闲下来的时候,她又给夏雪打了个电话,说:“妹妹,她一个人在家都怎么吃饭啊?”到底还是不忍心。

    夏雪说:“我也不知道,在医院是有人伺候的,还可以喊护工打饭。她嫌花销太大赶紧出院了,现在也不知道每天吃什么。”

    “能不能请舅妈偶尔去照顾一下?”

    “去过,两个人都是暴脾气,斗了几句嘴,我妈就不爱管了。”

    “她那个人啊,脾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我妈也坏呢,还老爱说风凉话,我爸又是个懒得饭都不肯做的人。”

    夏梦沉吟会儿,说:“这样吧,姐过几天给你汇点钱,你帮忙给她找个人服侍下吧。但你别说是我给的,就说拿的压岁钱。”

    夏雪说:“那好吧。姐,你在外面挺不容易的,你有钱吗?”

    夏梦绞着身上的围裙,想到欠条上的数字,咬着牙说:“你放心吧,我有钱,等以后回去带你过来玩。”

    “那儿好吗?”

    “好,有高楼大厦,还有烤鸭。”

    夏梦又去问陆可人借钱。陆可人倚着桌子,形容慵懒地看着她,道:“这次又想要买什么?还是想追哪一个明星?”

    夏梦一概摇头,却也没跟她说实话,只是说:“我就借这么一次,我们可以重新写欠条,以后我会好好还。”

    陆可人却阴恻恻地笑了:“你知道你现在一个月要还多少钱吗?现在都已经还不起了,还敢说这样的大话?免谈。”

    夏梦说:“可是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陆可人一手撑着桌子,倾身过来:“银行放贷也是要评估偿还能力的。”

    夏梦脸色灰暗,又说了一会儿,看不到陆可人有任何松动,这才用力吸吸鼻子,转身离开,准备另想办法。

    没走两步,陆可人却又把她喊住了。

    她朝夏梦招手,说:“其实我这里有个很好的活,一时找不到人帮忙,要是你肯做,当你帮我,之前的债不仅一笔勾销,还能有多余的钱给你的花销。”

    夏梦已经知道了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对陆可人也不再有信任可言,她警惕地问:“是什么活?”

    陆可人说:“我有个认识的,要给他朋友庆祝二十岁生日,想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陪着,你要是同意的话,我就替你答应了。”

    夏梦一怔,随即从脸烧红到脖子,问:“怎么陪?”

    陆可人摘了眼镜,嗯了一会儿,说:“你觉得呢?”

    夏梦再怎么单纯,再怎么不谙世事,这种时候也没法骗自己。她瞪着眼睛,胸口起伏,好像只是一瞬之间,就懂了拉皮条的意思。

    陆可人换了一副面孔,又是火车上遇见时的温柔和体贴,她拉着夏梦的手,说:“妹妹,你先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

    夏梦咬着牙,耳边嗡嗡作响。

    “他们都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不是那些玩惯了的。只是为了庆祝成人才攒的局,都是实打实的第一次出来玩。”

    夏梦不知道有钱人家的少爷是什么样,也不知道玩惯了的是什么样。只知道路是没有路的,面前一个坑接着一个坑。

    “我真是拿你当妹妹才特地给你介绍的,当然他们要求也高,有你这么青春靓丽的,才算入得了眼。”

    陆可人反复摩挲她手:“你来我这儿这么久,我对你好不好?以前一直是我帮的你,这次你也帮帮我,好不好?”

    夏梦从她那里抽出手,转身走了。

    夜里换班的时候,夏梦找到了陆可人,把手伸出来。

    陆可人拧着眉,问:“你什么意思啊?”

    夏梦说:“我答应了,你把钱给我。”

    陆可人立刻喜笑颜开,而随钱奉上的,还有一张房卡。

    夏梦听说过这家酒店,市里出名昂贵的一家,多少次在外仰视过。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进去,是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

    起初踏入的时候却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她始终为自己开脱,她是为了挣钱,不是挥霍不是玩乐,是为了夏美娟。

    房间是顶层的景观套房,客厅卧室一应俱全,还带一个超大的无边泳池。

    冷气自风口轻缓的拂面,她赤脚踩在软绵绵的长毛地毯上,甜品架上全是没吃过的糕点,拣一个放嘴里,好吃得令人颤抖。

    她一边走一边看,感受着财富带来的巨大震撼,这是一个她从没来过的世界,如果天堂当真存在,那应该就是这样的。

    大门忽然传来响声,夏梦吓了一跳,连忙往外走。

    陆可人没骗她,来的果然是一个男孩子,年纪不大,白净的脸上一点瑕疵都没有,下巴也没有一般男人的青色胡茬。

    他个子很高,身板挺拔,单手插在休闲裤里,将门关好转过身,与门内的人第一次四目相对,他自己也愣了下。

    蓝色的眼影,五颜六色的衣服,她像是一只花孔雀。

    夏梦对他有印象,他曾经来到过酒吧,在某个并不特殊的晚上,他给过她一个轻蔑又淡漠的眼神。

    或许他甚至都不曾真正看见她,或许他就是这样一个不够友善的人,但那一眼曾经真的困扰过她。

    夏梦对这男孩很反感,却不知道这男孩对她也没什么好感。

    他皱着眉头,看向她,问:“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儿?”然而并不等她回答,他掏出了手机。

    他毫不避讳地当着她面打电话,说:“你们有没有搞错,玩真的啊,随便找个女人就放我房间。”

    他跟朋友发生了争吵,果然脾气暴躁又不讲理,朋友明明已经给他道歉赔不是,他还是得理不饶人地把人骂一通。

    挂过电话,转而就来怒视她,像看了什么甩不掉的脏东西一样,问:“他们已经给过钱了吧,我这里还有点现金,你拿着打车回去。”

    夏梦早已经没了来时的忐忑,注意点从即将委身陌生人的恐惧,到被陌生人排斥如此排斥的愤怒。

    夏梦将男孩递过来的钱扔回去,十分痛恨他此刻的态度,不知天高地厚地问:“我到底有哪里不好?”

    这话无论后来想起来有多好笑,有多无知,有多不分场合,可在那样的环境里,已经饱受打击的女孩是真的很想那么问。

    男孩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也没想到有人会这么着急献身,百般厌弃地看了她一眼,说:“我不喜欢孔雀。”

    丢完这句话,他很快离开。

    大门关上的一刹那,又只剩下夏梦一个人。

    她怔了怔,有点没反应过来。

    夏梦没敢回酒吧,也没敢住的地方,她怕陆可人知道自己没完成任务,所以像只孤魂野鬼般游荡在街上。

    后半夜,实在害怕的她一头扎进电影院,那里正联映周星驰经典电影,她花光了身上最后一元人民币,买了张票。

    凄清的后半夜,落魄的江湖人,很适合看一场从头笑到尾的喜剧电影。

    可周星驰的名号欺骗了她,她先是为至尊宝放开紫霞哭红了眼睛,又在看到蓝眼影的柳飘飘后忽然自省。

    青春靓丽的柳飘飘其实一只人人可以拥有的鸡,男主跟她一夜风流后,为了付出相衬的嫖资,一度绞尽脑汁。

    原来飘飘的意思不是漂亮,她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被就把的那些人归为柳飘飘一类了,美丽而廉价。

    如果强行要将夏梦的人生划分成两个阶段,她觉得一定就是在这晚,开始了从稚嫩到成熟的转折。

    在此之前,她天不怕地不怕,所思所做的,不过只是为了逃离,拥有一份无拘无束的自由。

    但她现在明白了,其实自由并不是这样简单的堕落,如果她要拥抱希望,首先要给希望一个到来的机会。

    夏梦第二天回到酒吧,陆可人以笑容迎接她,看来那个男孩虽然暴躁,却没有将昨晚的事情告诉她。

    是幸运吧,夏梦没有付出什么就还清了欠款,像陆可人说的,还能用多余的一部分做她想做的事。

    可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她还清白,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油腻而耐人寻味,夏梦甚至能感觉到他们在背后议论自己。

    从这个角度来说,她其实已经是污黑一片了。

    夏梦执意要辞职,不多的行李也已经打包好。陆可人起初并不同意,刚刚培养的摇钱树要走,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肉痛。

    可是夏梦不松口,她也就只有妥协,只是认定了她是一时孩子气:“哪天要是你缺钱了,再过来,姐姐还帮你想办法。”

    夏梦摇摇头,这样的冒险,到此为止了。

    陆可人却露出一副老饕的模样,说:“梦梦,这样挣钱不好吗,用不了太多力气就能挣一大笔钱,你想买什么不行?”

    她以为她看清了夏梦这盘菜,可夏梦已经习惯了让人大吃一惊,看似质朴其实虚荣心极强,看似乖巧其实不断在逃跑。

    夏梦这一走,真的再没有回过那个酒吧。

    她联系了追星时认识的粉头,从给小明星当助理做起。中途真的受过很多罪,也忍了别人的不少气。

    她一点点把自己从泥泞中□□,穿上铠甲,变得精明,然后终于在某一天完成蜕变,她也开始指挥人了。

    而真正值得高兴的是,那个蔑视自己的男孩子,成了她的爱人。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梨树文学http://www.aq556677.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楼海的小说今天的我依旧没有分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今天的我依旧没有分手最新章节今天的我依旧没有分手全文阅读今天的我依旧没有分手5200今天的我依旧没有分手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楼海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梨树文学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赚钱吗 青海快3 河北11选5走势图 35彩票计划群 728彩票计划群 迅雷彩票计划群 湖北快3走势 微信pk10机器人漏洞 天津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