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十二章花依依

本章节来自于 一品毒女:高冷阁主请小心 http://www.aq556677.com/145/145898/
    叶子姌转头看向自己身旁,只见身边空无一人,只是被褥上还残留着淡到察觉不出的余温。

    见叶子姌这个举动,蝶衣扶额道:“我就知道他来了!都说了不能来!结果还是来了。你们真是离开一晚上都不行吗!”

    “算了算了,快起来,要梳妆打扮了!”见叶子姌心虚的微笑,蝶衣只好无奈道。

    “这么早干嘛,天还有好久才亮呢。”叶子姌打着哈欠,想再睡一会儿。

    蝶衣干脆把她拉起来站到地上:“再睡就来不及了,到时候真的变成我替你嫁的话看你去找谁哭!”

    叶子姌只好起床,洗漱一帆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面前一盒盒胭脂水粉,黑了脸对蝶衣说:“我不会弄这些东西……”

    “不用你弄,你给我好好坐着就好了。”蝶衣说着。

    门口有人敲门:“小姐,可以进去了吗?”

    “进来吧。”蝶衣话音刚落,门便打开,前前后后进来了四五个丫鬟。

    她们围到叶子姌周围,蝶衣吩咐道:“好好弄一下,别给我搞砸了。”

    “是。”丫鬟们应下便开始捣腾起来。

    叶子姌坐在凳子前任他们摆布着,这一顿梳妆打扮硬生生的捣腾到了天亮。

    见太阳渐渐升起,蝶衣连忙催促道:“快快快!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快把嫁衣穿上!”

    几人一顿手忙脚乱,最后终于把一切都弄好,叶子姌看着铜镜里自己的妆容,眼睛亮了亮,果然这一早上没有白捣腾。

    蝶衣刚给叶子姌盖上盖头,慕厉桀的花轿就来了。蝶衣牵着她上了花轿,一路吹吹打打,街上都是鞭炮声和恭喜声。

    到了慕家阁,叶子姌在蝶衣的提示下跨了火盆,随着慕厉桀一同进了大厅,大厅里早就人满为患,不停的送着祝福,每个人都好奇着这新娘的模样。

    高堂上,红娘在一旁高喊着: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两人向高堂上被蝶衣拉来当长辈的宗师堂堂主拜了一拜,随后向堂主敬茶,堂主接过茶喝了几口,塞给二人红包,鼓着掌连声道好。

    “夫妻对拜。”

    叶子姌和慕厉桀转身拜了一摆。

    “送入……”

    “等一下!”红娘的声音被一个女声打断,那个女声继续说道:“慕哥哥!你不要我了吗!你娶妻了那我怎么办?”

    慕厉桀看向来人,整张脸都黑了下来,非常不悦:“花依依,你想做什么?”

    叶子姌不做声,但是慕厉桀可以感觉到她现在浑身发抖,显然是气的不行,但是为了自己又不敢贸然开口。

    花依依眼角泛着泪光说道:“为什么要我走!该走的难得不是她吗!”说着,花依依哭出声来,看着叶子姌的嫁衣哭的更厉害了:“这本来是应该穿在我身上的,为什么,慕哥哥你要这样对我?”

    台下有人细微的谈论着这一幕:

    “你看我就说这个婚礼不简单吧!”

    “依我看啊,这就是慕家阁阁主为了摆脱那个女人所以找人做的戏!”

    “这里两个女人啊,你指的是摆脱哪一个啊?”台下人的兴致高昂。

    “不就是那个盖盖头的呗!”

    “真是桃花债啊!啧啧啧。”

    听着台下人的谈论,慕厉桀脸一下子黑了好几个度,看着哭泣不停的花依依更是烦躁的不行。

    叶子姌被台下的人议论的脸色苍白,和大红盖头产生强烈的对比,但是没有人看得见,她感觉到花依依来势汹汹,对他们的事她不了解,不知道怎么反驳,第一次遇到事情那么没有底气。

    “闹够没有!”慕厉桀向花依依发了火。

    叶子姌见一边慕家阁的杀手和下人不出声,也没有把花依依拉走,很显然他们是认识花依依的,能让他们这样,花依依的身份肯定不简单,这样一想,叶子姌的心凉了半截,对慕厉桀也慢慢失望。

    “慕哥哥,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直说,为什么要给我希望,让我等了又等,一次次的失望。”花依依像被心上人抛弃的小姑娘,诉说着自己无力的爱慕。

    叶子姌被人无声的指指点点,高修为让她对一切声响都敏感至极,花依依刺耳的声音在她耳边贯穿着,毫不留情的给她带来伤害。

    “我日日盼着你上门提亲,可是为什么是这样的!我受不了的!慕哥哥你回来好不好!”花依依说着悲伤的跌落在地上:“求求你了!我知道你爱我的!”

    台下的男子见花依依这个模样怜惜的不行,想和慕厉桀讨说法,但是打不过人家,无奈的对花依依说:“姑娘,你别伤心了,不值得的!”

    花依依别过头摸着眼泪:“值得的,慕哥哥对我的爱我可以感觉到!”

    这时,慕厉桀终于出声说道:“我何时给过你希望了?”

    说着走到叶子姌身边,试图抱住她给予心安,叶子姌察觉到他的靠近,后退一步,逃避着慕厉桀,声音止不住的颤抖道:“你别靠近我。”

    叶子姌这个样子,遇到大事再怎么淡定的慕厉桀这时还是慌了:“姌姌!”

    接着继续道:“你不相信我吗……”

    叶子姌不回话,只是双拳紧握,不管这是不是真的,在自己大婚之日发生这种事情都足够人她产生阴影,心底不断重复着早知道这样,离开就好了。

    花依依见他们这样,心里高兴的不行,想着慕厉桀这下一定会回到自己身边了,继续抽泣的对慕厉桀说到:“你忘记了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当初答应我说等你有能力养我了,就娶我给我一个家的!”

    这时候蝶衣从后厨出来,见这个场景一下子就明白了,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指着花依依的鼻子臭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让慕厉桀娶他就要娶你吗?”

    花依依慌忙摆手:“我没有逼慕哥哥的,是哥哥答应我的。”

    “我真的只是不想见自己喜欢的人娶了别的女人,我有什么错!”花依依哭着向蝶衣吼道,又转身对慕厉桀说道:“慕哥哥,你会履行诺言的对吗?你以前舍不得我哭的。”

    蝶衣上前抱住叶子姌,叶子姌有了依靠,瘫软的倒在蝶衣身上,蝶衣一下一下拍着叶子姌的背安抚着。

    叶子姌深呼吸着,自己强迫自己冷静,落了什么不可以落了气场,但是不论怎么努力,她的气场都树立不起来了,慕厉桀没表态,她就没有底气。

    “依依,你要适可而止。”凌城见自己媳妇儿被吼了,有些生气了。

    “凌哥哥,为什么连你也帮那个女人,我就那么差劲吗?”花依依委屈的一下一下抹着自己的眼泪。

    蝶衣瞬间更火了:“我给你一把掌?你这张破嘴见谁都叫哥哥是吗?装什么可怜呢你?凌城什么时候又变成你哥哥了?”

    骂完花依依,蝶衣转头冲凌城说道:“你要是真是给我冒出来这么一个东西的话,我们俩从此一刀两断!”

    凌城被蝶衣这样一说就干脆不说话了,维护蝶衣的意思很明显,这下就让花依依尴尬不已。

    叶子姌这时对蝶衣说道:“蝶衣别意气用事,这是我的事,不要因为我而影响到你和凌城的感情了。”

    在叶子姌心里,如果如果放在平常,慕厉桀早就一掌上去将人拍死了,怎么会和让对方说了这么久,可见这个花依依对慕厉桀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她的心一截一截的冷透。

    “我没有意气用事,你没事吧。”见叶子姌终于说话,蝶衣连忙安慰着。

    “可是凌哥哥本来就是我哥哥啊。”花依依委屈的说着。

    蝶衣冷哼一声,正在气头上的她干脆一指凌城:“反正都是哥哥,你干脆和凌城在一起算了?”

    花依依一听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姑娘你别误会,我对凌哥哥没有那个意思。”

    “哟,你还挺挑剔的?慕厉桀真是应该荣幸一下被你看上了?所以我这是好死不死看上了你不要的残次品是吗?你这是嘲讽我啊?”蝶衣冷冷的看着装模作样的花依依。

    凌城一听整张脸都黑了,看着花依依的眼神多了几分厌恶,花依依头摇的向拨浪鼓一样,泪花翻涌:“姑娘你曲解我的意思了,不是那样的。”

    “哦?你的意思是是我说的是错的?凌城我说错了吗?”蝶衣转头问凌城。

    凌城扫了花依依一眼,回应蝶衣道:“没有错。”

    “不够丢人是吗?”慕厉桀开口,空气仿佛冷了十度。

    慕厉桀看着瘫软在蝶衣怀里的叶子姌说道:“娘子……”

    “我没事。我们就这样吧。”叶子姌深呼吸了一口气,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被蝶衣扶着向后院走去,

    “慕哥哥……”花依依泪水莹莹的看着慕厉桀露出微笑。

    慕厉桀冷冽的看着花依依,仿佛希望她下一秒就死去,但是他还是忍下了自己的怒火:“满意?滚吧。”

    “慕哥哥……我……”

    “我让你滚!全部给滚!”慕厉桀打断花依依的话,愤怒的一挥手,台下的看客全被打出慕家阁,倒在府门一阵哀嚎。

    花依依被慕厉桀这个样子吓了一跳,本来已经止住的眼泪,这下又喷涌而出,抽泣着对慕厉桀说:“那、那我去自己房间了。”

    慕厉桀没有应话,她只好向后院走去,回到当初自己的专属房间里,慕厉桀烦躁的坐在桌子上一口一口的喝着自己的喜酒。

    过了片刻,凌城走上前,在慕厉桀一边坐下:“叶子姌在收拾行李。”

    “什么?!”慕厉桀一听,连忙起身,正向向叶子姌屋子走去,却被凌城拉住,他正想甩开:“干什么?”

    “有蝶衣在,依依那边你怎么想的?”凌城问道。

    想到花依依,慕厉桀着急的脸瞬间像染上了颜料一样,刷的变黑:“我只是把她当成妹妹,所以这次婚礼才通知了她,没想到。”

    “依依她心地不坏,她是真的非常喜欢你。”凌城说道。

    “我是子姌的夫君。”慕厉桀表明了态度,凌城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松开了手,他连忙向叶子姌屋子赶去。

    慕厉桀敲门:“姌姌!”

    “你走吧,我收拾一下就走。”叶子姌没有开门,而是用传音入密把慕厉桀拒绝在门外。

    慕厉桀坚持不懈的敲门,他根本就没想到花依依今天来会这样说,他从小把花依依当妹妹公主一样的宠着,现在想到花依依他就很生气,但是想到自己母亲的交代又不好把花依依赶走。

    他真的是什么都不怕就怕叶子姌走和哭,他也知道这件事给叶子姌带来多大的影响,她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放心的交过来,这次的事情相当于在叶子姌信任的心上狠狠的插了两刀,慕厉桀第一次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母亲的遗言压慕厉桀,上午他忍着脾气尽量不正面对上花依依的话,但是花依依咄咄逼人的质问,也让他对她的感情慢慢的消散。

    现在慕厉桀担心叶子姌对自己失望然后离开,如果说花依依的话伤害着叶子姌,慕厉桀时不时的沉默更是让她失望,那种变相的默认让她渐渐无力。

    她在屋子里沉默着不说话,迅速着收拾着自己的行李,想尽快的逃离,蝶衣按住她的手:“你就非要走吗?”

    叶子姌挣脱开她的手,继续重复着机械的动作,她说道:“让他走。”

    “见一下吧。”蝶衣劝道。

    过了许久叶子姌摇了摇头,蝶衣说道:“你是信不过慕厉桀吗?你们的感情什么时候那么脆弱了?”

    “我……很失望。”叶子姌开口道。

    “你就真的不想听他解释吗?”蝶衣说道。

    叶子姌停顿了片刻后恢复动作,但是就是不说话,蝶衣见她这个动作就知道叶子姌还是想知道的,她乘胜追击道:“让他进来吧。你就算走也该明明白白的走吧?”

    可是不管蝶衣怎么说,叶子姌就是不愿意见慕厉桀,蝶衣无声的叹了口气说道:“你在逃避什么?”

    蝶衣开了门,但是并没有让慕厉桀进屋,她对慕厉桀说道:“你让她好好静静,你去找花依依说清楚,子姌这里我来劝。”

    慕厉桀只好点头,传音入密给叶子姌:“相信我。”随后离开去找花依依。

    花依依见慕厉桀来找自己高兴的不行:“慕哥哥,你来找我啦!”

    “嗯。”慕厉桀站在花依依面前冷声道:“我明天把你送回花家。”

    “什么?!”花依依瞪大双眼,眼泪夺眶而出:“我做错什么了吗?慕哥哥你为什么要把我送走?”

    “你今天为什么要说出那种话?”花依依被慕厉桀这样抬上台面上问的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他。

    “我……”

    “你?”慕厉桀冷冷的盯着她,示意她继续说。

    花依依抽泣着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冲动,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慕厉桀冷笑着。

    见慕厉桀一直冷着个脸,花依依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一直哭说对不起,慕厉桀静静的等了许久,见花依依还不打算收声,烦躁的说道:“哭够了没有?我走了?”

    花依依连忙收起了眼泪:“慕哥哥……”

    “你想怎么样?”慕厉桀看花依依终于正常,问到。

    花依依哽住:“我……我只是想要你幸福。”说着低下头来,小心翼翼的抬眸看着慕厉桀,模样十分楚楚可怜。

    “嗯?”慕厉桀讽刺的看着花依依:“花依依,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了?”

    花依依慌乱的看着慕厉桀:“我没有!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慕哥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为什么你现在会为了那个女人凶我。”

    慕厉桀冷笑了一声:“那个女人?那是我娘子,我只是把你当成妹妹,所以希望你可以对你嫂子尊重点。”

    “只是妹妹吗?”花依依的眼泪无声的落下。

    “嗯。”

    “那个当初……”

    慕厉桀见她又打算提小时候幼稚的誓言,蹙眉说道:“那是小时候,那种不成熟的话,你别在当真了。”

    眼泪朦胧了花依依的双眼:“慕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小时候的誓言就可以不做数了吗?我当真了那么久,我的喜欢难道就不比她多吗?”

    慕厉桀深呼吸了一口气,放柔了声音对花依依说道:“你现在还来得及,我已经有子姌了。”

    看慕厉桀放柔了声音,花依依以为事情有转机,连忙说道:“我可以一起嫁给你的。你”只要偶尔来看我就好了。”

    “不行。”慕厉桀拒绝了花依依的请求:“我只会有姌姌这一个妻子。”

    花依依垂下眼眸说道:“我知道了。”

    离开了花依依的屋子,慕厉桀去了叶子姌屋门口守着。

    慕厉桀离开时的传音入密让叶子姌停下了收拾行李的手,蝶衣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问道:“终于想通了吗?”

    叶子姌没有回答,坐在床边不说话,蝶衣坐在她旁边说道:“子姌,你要给慕厉桀一个解释的机会。”

    “那要是凌城这样呢?”叶子姌反问到。

    蝶衣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凌城要是这样,那他爱娶谁就娶谁吧,我是伺候不了这种多情的种。”

    叶子姌笑着看向蝶衣,随后她反应过来:“但是说和做是两回事,我是肯定会要一个说法的!听了解释以后再做出决定的。”

    “他们青梅竹马,我才是第三者。”叶子姌苦笑着。

    “呸!什么第三者,他们是不是青梅竹马我不管,但是你肯定不是第三者,你从来就没有主动招惹过慕厉桀,你不要这样贬低自己!”蝶衣想到花依依今天上午那副伪善的嘴脸愤恨的说道。

    “但是她说的对,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叶子姌说着。

    “那你做错了吗?”蝶衣反问道。

    叶子姌愣住,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

    “你只不过是认识了慕厉桀,然后喜欢上了,慕厉桀刚好也喜欢你,两情相悦为什么你们不可以在一起,反而你要向花依依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认输?”蝶衣看着叶子姌。

    接着又说道:“我之前跟你说什么?要是一个不长眼的女子企图坐山慕家阁阁主夫人的位置,攀上慕慕厉桀。你当时怎么回答我的?你说你不同意对吧?我没有记错吧?”

    叶子姌沉默着,不知道怎么反驳蝶衣的话,因为她确实是这样说的,但是就像蝶衣上面那句话,说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

    她现在整个脑袋都是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一次想逃离一切,没了以往的强势,脆弱的一面不想显露出来。

    “你就这么甘心让花依依抢走慕厉桀吗?”蝶衣一个个质问打向叶子姌,她不想叶子姌躲避起来不面对。

    “那些能抢走的,就不是我的。是我的就算抢走了也还是会回来的。”叶子姌对蝶衣说道。

    蝶衣叹了一口气:“子姌,这不像是你会信奉的话。你不争取,就算原本是你的,那你放手了它就不再是你的了,就像小孩子玩的风筝,你松开手,风你吹它就没了。这些你应该懂的,为什么现在要我说给你听?”

    对,叶子姌是懂,但是她现在只是需要给自己的逃避一个借口,接着蝶衣继续说道:“就算慕厉桀还会回来,被别的女人碰过,你还要吗?”

    叶子姌摇头:“不会要的。”

    “所以你现在就是不打算要了,所以松手给花依依,给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离开慕厉桀吗?”蝶衣咄咄逼人的追问着叶子姌。

    “没有。”

    “我认识的叶子姌是不会让别的女孩子肖想自己夫君的。”蝶衣说道。

    接着她安慰起叶子姌:“遇到这种事,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你还有我,阿九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的对吧。”

    “花依依如果不再有动作,那我勉强不找她茬,但是她接下来要是敢做什么事情,凌城的面子我都不会给,妹妹?我去他个妹妹。”蝶衣气势汹汹的对叶子姌说着。

    “我很不喜她。”叶子姌低声的说着。

    蝶衣点头道:“她看他做戏我就知道她是个城府极深的女人,男人都是脑子有洞,看谁眼睛下雨就护着谁,慕厉桀最好管好他这个好妹妹。”

    说着,她又叮嘱着叶子姌:“你可别向花依依低头,她指不定高兴到哪里去呢!”

    “你让我想想吧。”叶子姌对蝶衣说着。

    “好。”蝶衣点头,说着去桌面上给叶子姌倒了一杯茶,递给她后出了屋子,给她一个空间安静。 (梨树文学http://www.aq556677.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舞非的小说一品毒女:高冷阁主请小心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一品毒女:高冷阁主请小心最新章节一品毒女:高冷阁主请小心全文阅读一品毒女:高冷阁主请小心5200一品毒女:高冷阁主请小心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舞非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梨树文学
极速赛车是统一开奖吗 北京赛车怎么玩 大象彩票计划群 福建快3开奖 极速赛车官方开奖视频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压8码 山东11选5计划 520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走势